FC2ブログ
2007.08.31 嗯,就是這樣
川濑智子 & YUI的聲音真的超級愛啊超級愛啊~
超級好聽的聲音~~><啊哈哈啊~~~啦啦啦啦~~俺最近開始萌這種聲音了呢,笑。

敏敏要離開我們去澳大利亞讀書了,她爸媽為了讓她遠離痛苦的三年級啊~三年級啊~要開始死命讀書了啊
今天敏敏的歡送會,嗯,比預計中的要開心多了呢~
因為敏敏超級搞笑的,像明星一樣的啊~~每個人都跟她拍照來著~笑。
其實分別很可怕。昨天我哭的發抖了,是說,畢業了咋辦。不想~

今年這一年我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打算。
這一年中我的生活分成2半:AP|學習
戀愛什么的離我遠點= =

好!就是這樣~我要專心讀書了~~~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2007.08.30 有闲俱乐部!
俺泪啊泪啊TOT
JIN终于上了DRAMA了啊啊啊~~虽然看着像牛郎来着= =
俺泪花泪花泪花~~~JIN终于上DRAMA了啊啊啊啊TOT
撒花~~撒的手抽筋~~
YOYOYO~~不要大意的火十:有闲俱乐部!灭哈哈~~

PS:今天米上课= =
2007.08.29 呦呼呦呼
啦啦啦~这个是今天的第二篇撒~发现我最近越来越勤奋了~~
刚才忘记了,要祝福一下俺爷爷生日快乐的说~~鼓掌~撒花~
今天正好有人问了俺从前的名字wing749P.C是什么意思来着。
= =我不辞辛劳~wing749P.C只是在某些地方用而已。
WING当然是翅膀的意思= =
749P.C的意思是赤山的王子宫殿。
我好勤奋啊啊~~~~鼓掌,欢乐的澡澡~
2007.08.29 好悲哀啊= =
好悲哀啊好悲哀= =俺窘迫了
两个月没有晃过贴吧,一进群我就成了新人一刚= =+
然后俺就开始玩当新人的游戏。
其实是很悲哀的感觉,当所有人都遗忘了你。= =
算鸟,俺要好好读书,天天向上= =+++
是说小水库很久没水过了。月月U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= =AZI个男人一直看球赛,小7开始读书了,小雪老不出现的。
还有万恶的茶仔,真想砍杀U。
我的涵子也停机了。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了。
好闷啊啊啊啊啊。
是说,如果干脆一点的话,那么遗忘就遗忘吧。恩。
2007.08.28 妈咪宝贝= =
= =疯了疯了
家宝同学竟然有个小MM追求中,汗水。家宝U出桃花了~~~撒花~~

今天啊。实际上是没有什么事情的。
俺决定今天睡老姐家,跟MM沟通不来= =+++

啊,SEA仔,俺想U你,涵子啊啊啊啊啊
比较无聊。

俺家电脑完全可以开一个小网吧了,我在想啊,明天开始要不要实行收费,类似于1个小时10块钱之类的。汗水~

恩,基本上就是这样了。

明天爷爷生日了啊啊啊啊~~~~撒花~~
闪。
2007.08.26 喜欢
喜欢!喜欢!又是喜欢!
喜欢就可以伤害?
那么,这样的山下,不需要你们的喜欢。
2007.08.25 啊我的草儿啊
啊啊啊啊我的草儿啊~我的草儿啊~喜老头如果放U回来俺一定把喜老头的雕像供起来天天上香。
话说SEA仔上学去了,俺就想到了俺的作业。
大不了第一天上学我生病。
然后我窘迫了。
俺家佑也越来越帅了= =
啊,忽然发现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汗水。
啊P CHAN又和仁去玩了啊~~热情的高尔夫!YOYOYO!~
出去吧出去吧!两只真素幸福滴小孩啊~笑
恩,我决定开始贴P CHAN的日记整理整理了。恩恩。
恩,洋葱,U表大意的变身吧,以上。
☆★☆★☆★☆★
仅把此文给涵子。
☆★☆★☆★☆★

少年和男孩。

引>
今天是認識的第一天。沒有什么特別,這家伙朋友真多。

正>
“喂喂!不要睡你聽我講完啊!”推搡著趴在窗臺上已經睡著的男孩,“我故事還沒講完呢!啊……怎么醒不了啊……”

靠在窗臺上的少年終究還是放棄了,用手撐著下巴,開始看著馬路邊的紅燈閃爍,跳成紅燈,然后靜止。
少年再一次看了看身邊趴著睡著的人,只有纏上嘴角的淺淺微笑。


睡顏果然是毫無防備的。


可是男孩臉上顯露的疲憊讓少年皺起了好看的眉。
是么,作為leader一定是很辛苦的,但是,是絕對不能放棄的。

少年用指尖挑開了散落在男孩眼角邊的發,猶如午后的濃茶。

“那么,我繼續講下去好了。”少年笑起來其實是很好看的。他收回了撥動發絲的手,又看向了那個紅燈,這一次,是色。
“然后呢,在她們結婚宴的前一天,王子帶著公主來到了一片海。”


悲寂的海。


最后一段故事被少年改寫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記憶里有少年和男孩。
他們吵吵鬧鬧的會不會就這樣過一輩子?
因為我們不用擔心畢業而失去聯系,我們不用擔心工作不在一起,我們不用擔心家離得很遠。我們只要擔心能在一起多久。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。

記憶里有少年和男孩。
他們在海灘邊看海。少年覺得寂寞了,就抓起一把沙子丟向男孩,笑著。男孩生氣了,不再理睬少年。結果還是少年主動承認錯誤。這樣似乎很可笑的事情卻讓人樂不此彼。

記憶里有少年和男孩。
他們約定了每年圣誕節都要一起過。唯有一年少年食言了。他要去追逐自己的夢想。是的,不怪他,不怪他,男孩說著。

記憶里有少年和男孩。
他們沒有許多曲折的故事,沒有許多感人的話語。他們只是平平淡淡的,平平淡淡的,作為大親友的存在。

記憶里,他們永遠是少年和男孩。總長不大的少年和男孩。談著彼此夢想的少年和男孩。
他們的記憶我們守護。
因為他們的記憶才是我們的幸福。

是啊,我的少年和男孩。
追逐夢境的大海才是你們的彼岸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然后公主就問王子,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呀?王子笑了,用手指向海的遠處,說,你看,在海的那邊有我最愛的人。公主并沒有對王子生氣,她知道,她問王子為什么不去尋找他愛的人反而和她結婚呢。王子笑了笑,只說了一句。太遠了。”
少年的故事講完了,他高興的回味著自己所編的結局。繼而看著身邊早已熟睡的人,偷偷地啄了他的唇,安靜地睡去了。




其實從那片海過去并不遙遠,只是他們的心隔得太遠了,他們怎么走都走不出那片奇怪的沼澤。
誰都不肯承認。












那王子最愛的人是誰?
是公主的哥哥。
另一個受人寵愛的王子。

—END—
今天的第三篇= =

20070823220122.jpg

怎么辦,發大水了
俄亥俄州發大水了!那里有跟我親人一般的人的存在啊T T
怪不得E-MAIL也不回了。
還好加利福尼亞沒發。
阿門啊阿門。保佑我的親人們。
我是超級勤快的人~~今天已經是第二篇了~嘛,我來講一講今天的食物>o<
中午飛去吃了吉野家~果然是吉野家最高!茶碗蒸最高!超級好吃的~
還有芥末三文魚飯飯飯~大愛大愛!
還有P CHAN的烤肉也超級好吃的>0<
晚上去吃了東方既白,啊啊啊~~~~淚水,美味的食物!

剛剛去看了下信箱,《輕音樂》終于飛到了我的小信箱~
洋蔥頭~洋蔥頭~YOYO~

洋蔥,變身!鳥,大戰!
2007.08.23 無限遐想
話說N團去臺灣的演唱會FAN們準備唱歌啊~~
然后俺無限遐想來著。
>>>20XX年X月O日(俺是做好了準備等他個十幾年才等的到上海演唱會= =或許一輩子都不能來上海,汗水)
華麗的小牛團降臨上海!撒花!
然后俺肯定會在那天的下午召集會看演唱會的親們下午聚個小會~
就在演唱會場地的旁邊~嗯~~
然后發發花癡,一行人在晚上去看演唱會~YOYOYO~
汗水~= =然后小牛團的表演那個華麗啊~
哎哎= =等吧等吧,俺就這么等著了~
我窘迫了,自從昨天被SEA探到我的小窩的地址開始,我窘迫了。
本來想著,我家是不需要有人來的,LINK們LINK的都是連到俺公開的BO啊= =
汗水,果然是不喜歡被人家看見的類型呢。
做的那些LOGO都是玩玩的= =~本來就不想給別人
本來設想俺的BO~安安靜靜的~不公開的~
SEA,U指出了俺的漏洞啊哈哈~

最近開始懷念了。
在洛杉磯的那些日子。
去完教堂服務之后,在無人的教堂前面的空地前。
我們拿出買來的氣球注滿水,開始打氺仗~~><
當然我是濕漉漉的回去的~笑。還是用超大的彈簧把水球彈的超級遠~呵呵。
真的很開心的日子。
當時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求婚大作戰來著。
也是那么的無憂無慮。

可是這些都不在了。
上海哪里能夠給我個地方讓我打水仗啊= =
果然失去了才會開始懷念的呢。

雖然那段日子很難,但是是真的很開心。
教堂的水仗,我一輩子記得。
爺爺一直在我心中是很重要的,可是充滿活力的爺爺生病了。
那樣的虛弱,不是我的爺爺。
那樣的擔憂,不是我的爺爺。
那樣的猶豫,不是我的爺爺。
我衷心希望爺爺能夠好起來,即使不行,那么請盡量等到爺爺看到哥哥高三畢業吧。
爺爺,你是我的家人,
家人是最重要的。我明白了。
爺爺,一定要好起來。
一定。
2007.08.18 超級討厭離別
是超級超級超級的討厭離別。
忽然看見空空的房間是有點難過,沒有了吵鬧聲,很不習慣。
有種想哭的沖動,如果以后我們都畢業了怎么辦?
P,你是不是也很討厭這種感覺?
這種悶著,哭不出來,忍不下去的難過感覺?
你是怕寂寞的人,我也是。寂寞很可怕。而且我怎么努力都挽留不了。
其實,我是真的努力了嗎?不知道,
討厭的,卡在喉嚨里的感覺,好難過。
P,你也很討厭么?是吧。
怕寂寞的人。
2007.08.16 我回來了
我回來了,歡樂的回來了~
很喜歡那邊,而且認識了很多很多人。
記得buffet,因為每頓都是它。
記得兄弟們,因為我會一直去拿吃的來。
記得人們,因為實在很有趣的人呢。
記得church boys,因為他們玩的東西很多,很實在的人。
記得志愿服務,因為那是我印象最深刻的,社會底層人物。
記得我的homestay,雖然lady只有一個人,但是對我們的好,我記著。
記得好多好多人,我們一起玩。
總之呢,我回來了。

不過回來了也有不快樂。
吧里的人我感覺搭不上話了。
感覺生疏了,感覺不自在了。
是吧,拉斷的繩子是拼不回去的。
回來了就好。嗯,回來了就好,反正我也不會去計較什么不是么。
只要有對P的愛就可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