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2008.08.29 我的少年
这是今年(基本是这样)最后一次更新了。

MAMA,其实说我现在还是有点时间的,正在等待搬运公司的来人。男人儿子的东西整理一大箱子,那个时候就有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。我的少年们(虽然说男人用少年这词太奇怪了= =),原来占据了我所有东西的如此一大部分。

早上的时候,我叫出了白子和Hana,想再去吃一次大叔的寿司,说是留下最后的记忆吧。今天穿的特别朴素,穿着老哥送给我的白色衬衫(很男款= =话说这个人现在不知道旅行到哪里了),袖子翻卷上来露上一段手臂,依旧是西装短裤,背了白色的斜背包里面装满了易碎物品(因搬家特地弄的= =我对搬运工不放心啊)。然后Hana看见我就说是一香草冰淇淋,呃……(所以我才要描述我今天穿的是什么=__________=)
她说:“感觉你像是快要化掉,快要碎到了一样。”碎掉了。嗯,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。
于是我们很高兴地走到寿司店的时候,却发现招牌都换掉了,本来只有10几㎡的空间却突兀出现了两个正在打点的女人。
我们问他们,寿司大叔呢?他们说:“原来你们叫他大叔啊,他走了。”
走了?去哪里了?
到日本回归原来的工作去了。

当时的确是感觉到了叫做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感觉。
我们推门出去,心里难受的要死,可是哭不出来。他走了,就这样走了,是不会再回来了。
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在我们面前捏寿司的样子。我最爱的金枪鱼细卷,金枪鱼手卷,金枪鱼刺身的味道。他吐槽我说就只喜欢吃金枪鱼,其他的美味真可怜。他曾经一边捏寿司,一边告诉我们自己喜欢哪个AV女优,有时候说这里的钱很难赚,有时候吐出几句日文骂人的话,有时候跟我们讲笑话,有时候吐槽聘请的店员大雨太过于害羞,讲一些OPEN的话题都要脸红,有时候说着在日本从前的工作如何好,但是仍然喜欢在这里开店让更多人吃到好吃的东西。南京路上,忙碌而过的人。
他明明上次还说,下次你们来的时候给你们打8折。
难道你放弃了吗。你的开店理想。
10天。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没有任何道别。
我的少年,你是否能明白此刻我的心情。悲哀的,无助的,可笑的。全部碎掉了。
就像是更早一些日子,我走进蛋糕店。店主请我吃了一份巧克力蛋糕。第一次觉得那样甜腻,我哭着吃完。然后推门时恭敬的鞠躬,说着谢谢,再见。对方仍是很明媚的笑颜,说着下次再来换个新品给你尝尝。我难过的快要死掉。
我的少年。你是否对着最爱的人或物说过再见,有的,我记得。

可是就这样没有了。连最后的回忆都没有给我,真是残酷哈哈。
然后我挥手对白子hana说byebye不是再见,也许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见不到了。我看着他们叫车然后远去。谁知道那么凑巧的今天的上海,在这个时候下雨了。
真是好笑,连这个时候都要配合我的矫情。我一个人站了很久,大概有一个小时了。
我不能很好的说着再见。或者是仍然认为依旧有可以见面的时间。那么寿司店的大叔,你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呢。
影像136
我一直站着的这条路上的建筑和风景
影像136
影像136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yamawing.blog106.fc2.com/tb.php/273-7f43132f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